beplay代理线路

81岁“愚公”深山19年修复明代古石殿完成父亲遗愿

by kacga.com -

60多岁的老人本该是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可19年前,偏偏有这样一位老人,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

在湖南省湘乡市白田镇南薰山上,有一位叫陈连芳的81岁老人,凿石重修家乡的明代古建筑已整整19个春秋。

“我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各个地方都去过,主要是修桥、水利工程等,所以修石殿我很内行,也是我的兴趣爱好。”陈连芳介绍,他自小家境贫寒,上了两年小学随父亲学习石雕,成年后就依靠这门手艺闯天涯。

村上的人大多数都支持陈连芳修老石殿,也体现在行动上。“陈老坚持这么久我们都还是很佩服他的,有恒心啊,很多村民帮他的忙,做事不要工资,抬石头、送油送米、捐款的都有,现在旅游的人多了,对村里也有好处。”新苗村村委会主任刘韶光说。

修石殿需要大量的花岗岩 向一鹏 摄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陈连芳来到长沙做烤红薯、甜酒、凉粉等生意,渐渐的有了一些积蓄,并买了两个小门面。

据文化和旅游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A级旅游景区数量已达10300多个,全年接待总人数60.24亿人次。

位于新苗村的雷祖殿,从明朝末年开始,几经损毁,废了建,建了又废,陈连芳的爷爷和父亲都参与过这座古建筑的重建。陈连芳祖上三代都是石匠,修桥、修路、修墓,他从12岁干起,一直做到现在。

就这样坚持11年后,石殿主体工程完工,此时陈连芳已73岁,古稀之年的他却仍旧没有休息的打算,此后数年,他仍旧每日一凿一锤地继续自己的“事业”。

陈连芳居住在山上自建的房子里(图上部分) 向一鹏 摄

海拔500米高的南薫山上 向一鹏 摄

(中科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供图)

科技日报讯 (记者赵汉斌)中国科学院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研究人员日前在云南玉案山组碳酸岩夹层中,发现了一类距今5.18亿年前的新型软舌螺动物——断壳桶螺。他们采用高分辨率显微CT技术,结合扫描电镜观察,首次复原了其完整的断壳过程,为揭示动物断壳行为的起源与演化之谜提供了重要线索。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国际权威期刊《古生物学》上。

修缮好的部分石殿 向一鹏 摄

“以前雷祖殿这里都是悬崖陡壁,根本来不了人。大的石头都是手工凿开的,人工凿开的石块就‘听话’,形状是要长就长,要宽就宽。”看着自己的作品,陈连芳感慨不已。

据悉,这22家旅游景区包括北京市海淀区圆明园景区、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胡杨林旅游区、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古镇景区、江西省萍乡市武功山景区等。

殷宗军说,桶螺的断壳现象是目前关于动物断壳行为的最早化石记录,其复杂的断壳结构和过程,与地质历史上以及现代的腹足动物断壳过程均不相同,可能反映了其背后基因调控机制的差异,表明断壳策略在不同类群中独立起源了多次。

老人的工具房内摆放着锤子等各种工具 向一鹏 摄

1988年,他将房产以8000多元的价格卖掉,加上自己的积蓄共1万多元回到湘乡老家,开始修石殿工程。

“我还是2011年上去过,那时候搞了一个什么的竣工仪式,请了几桌客,很热闹。”李彩中表示,由于她年龄大了爬山吃力,就再没有上过山了。

动物外壳的出现,是动物演化历史中非常重要的革新事件,它对于塑造身体构型、保护脆弱的软体以及实现生态扩张具有重要意义。但不断生长的壳体也会阻碍动物的运动和消耗更多能量,为了克服这些缺点,一些带壳动物演化出一种特殊的生存策略——断壳,即通过分泌隔板及溶壳物质断掉壳顶部分,但它何时起源又如何演化一直是个谜。

陈连芳在墙壁上刻下许多字 向一鹏 摄

问题是,钱都被拿去修石殿了,那家里怎么办?陈连芳的举动遭到妻儿的强烈反对,他也试图去说服一家人,却无功而返。于是,他干脆一心扑在自己的“事业”上。

1958年,陈连芳刚刚20岁,这一年父亲去世。父亲留下遗言,希望山里能有座凉亭,雷祖殿那两间石屋也要修好。

南京地质古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殷宗军介绍,他们发现的这种断壳桶螺壳体弯曲,横切面圆形或亚圆形,壳顶为颈状结构。依据壳体表面结构,可识别出断壳期及断壳间期。他们在电镜观察的基础上,采用高分辨率X射线三维无损成像技术,对断壳期不同发育阶段标本进行了三维重构,复原了桶螺壳体内部双层隔板形成、壳体外侧圆环形成和壳顶断落的完整过程。

陈连芳的妻子李彩中 向一鹏 摄

今年以来,文化和旅游部还组织第三方专业检查员对部分5A级旅游景区的资源保护、游览设施、环境卫生、厕所革命、安全管理、讲解服务等方面情况进行了复核检查,对山西省晋中市乔家大院等7家质量严重不达标或存在严重问题的5A级旅游景区予以处理。

陈连芳走进雷祖殿 向一鹏 摄

父亲的这句话被陈连芳铭记于心。

山上没有水没有电,陈连芳只能去找山泉水喝,用煤油灯照明。以前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水井,后来他经过村民的指点,2008年终于打井成功。陈连芳说,泉水很清澈,天气干的时候,村里的人都来此处挑水。

陈连芳受父亲的影响很深。父亲陈月初,从山中凿来花岗岩,重修了雷祖殿石屋。遗憾的是,雷祖殿共有三间房屋,陈月初只修复了一间。

由于下山不便,陈连芳在山上种了一些辣椒、丝瓜、白菜等蔬菜,吃不完就晒干保存起来,平时的饮食基本能自给自足。

他们推算,断壳桶螺一生中至少断两次壳。对生存竞争激烈的寒武纪且处于食物链底端的桶螺而言,定期断壳可有效减少能量耗损、提高运动能力,从而躲避捕食者,间接揭示寒武纪大爆发不仅是动物身体构型的大爆发,也是动物生存策略的大辐射。

修石殿需要大量的石头,基本上都是就地取材而来的花岗岩。小石头他自己搬,但最轻的也有一百多斤,大石头则是请人帮忙用拖拉机运送上来。锤子、钳子等修石殿的所有工具,也都是陈连芳自己买回来。

陈连芳站在南薰山上 向一鹏 摄

由于常年修石殿,老人的手变得粗糙且伤痕累累。 向一鹏 摄

粗茶淡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老人家的身体十分硬朗,从未进过医院。“这里空气很好,环境好,我很喜欢在这里住。”陈连芳表示,自己过习惯了清静日子,并不喜欢去繁华的地方。

“宫殿”或成旅游胜地

2001年,南薰山上残损的雷祖殿突然倒塌,这让陈连芳焦虑不已。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自己手中将这座老建筑重建好。

当初的万元户放弃一切回乡修祖殿

断壳桶螺断壳期壳体外部结构

陈连芳的卧室十分简陋 向一鹏 摄

陈连芳妻子李彩中说,自己并不想参与陈连芳的事,儿子也不参与,陈连芳个性强,到现在还是一样,不过他的意志力也很坚强。“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他身体更好,健康长寿。”

陈连芳在凿岩石 向一鹏 摄

渐渐地,老人开山凿石修复古石殿的故事也传开,山中来往的游客也越来越多……

不难想象,修石殿是万分艰辛的,尤其还是一个人。陈连芳吃住都在500米高的南薰山上,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19年。

石殿,即石造的宫殿。宋代苏辙《登嵩山•将军柏》诗:“肃肃避暑宫,石殿秋日冷。” 元朝虞集《玉华山》诗:“光凝石殿千年雪,影动银河八月槎。”可见,石殿是难得一见的景点。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About The Author

kacga.com

Related Posts

No image

五保残疾人坐轮椅义务扫路八年国家照顾我我要回报她

No image

汉光科技IPO就差临门一脚!中船重工等六名国资股东加持难掩产销地域跨度大营销成本高、产品短板等问题

No image

68、100、上千……专家在反复说他们在不断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