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时尚网站

疫情当前中国与东盟“手拉手”

by kacga.com -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当前,中国与东盟“手拉手”

中新社北京2月20日电 (记者 梁晓辉)一次特别的国际会议在老挝万象举行。在新冠肺炎引发的疫情成为世界关切的背景下,中国与东盟国家20日召开特别外长会议,11国外长用一张“手拉手”“肩并肩”的照片,向世界展示中国东盟携手应对疫情的姿态。

他同时指出,哈萨克斯坦还将在上合组织框架下与其他成员国发展交通和物流领域的合作,以及数字经济和电子商务。

“要建立中国—东盟公共卫生应急联络机制,提高突发卫生事件应急响应速度。设立中国—东盟防疫物资储备中心。”王毅提出。

北京学者用“非常及时必要”来形容此次会议的召开。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陈凤英认为,中国外交一直强调“周边是关键”,在疫情首先可能向周边扩散的背景下,中国及时向周边国家通报防控情况,并协助周边国家做好防控是非常必要的。

“今年是中国—东盟数字经济合作年”,许利平提示说,双方料将以“危机驱动”,以应对疫情为突破口,加强数字合作。

目前,中国的数字经济发展在亚洲处于较为领先的位置。王毅在外长会上所提倡议就包括,推动经济加快向网络化、数字化转型,加强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等领域合作,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提高对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的反应、决策和处理能力。

马季耶夫认为,世界经济正遭受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危机。而与此同时,上海合作组织扩员后,该组织在经贸领域的合作潜力更加巨大。

“受疫情影响,这方面工作的紧迫性更加明显。”马季耶夫说,全球疫情背景下,数字经济和电子商务是应对经济困境的有效方法。对哈萨克斯坦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的是,中国已经是全球范围内数字经济领域的巨人。我们同时也看到,印度在这方面同样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完)

除了疫情防控关切外,中方在会上还明确回应了另外一个关切,即“中国经济会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影响”。王毅用“暂时和有限的”来作出回答。

他说,中国经济韧性强劲、活力充沛,不会因疫情而发生逆转,长期向好的趋势也不会改变,支撑中国经济发展的基本要素更不会轻易撼动。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不断化挑战为机遇,变逆境为顺境。”

这次“中国—东盟关于新冠肺炎问题特别外长会”由中国与东盟共同召开,是为数不多的在特殊背景下,就特殊的议题召开的一次专题国际会议。上次类似的会议,可以追溯到2003年为应对非典而举行的中国—东盟领导人特别会议。

“在这种条件下,上合组织的每个成员国都致力于发展务实经贸合作,积极寻求如何利用该组织优势,以尽快摆脱经济危机。”马季耶夫告诉中新社记者。

同时,观察也将此次外长会视为中国主动沟通世界、即时作出回应的重要一环。

“我们就中国—东盟携手应对疫情达成了重要共识,一致认为要同舟共济、相互支持、坚定信心、共克时艰。”王毅在会议结束后的共见记者环节说。(完)

在会上,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介绍了中国抗击疫情的措施和成效。随后,他提出四点倡议——加强对接,联防联控;着眼长远,确立长效合作机制;理性应对,战胜恐慌;化危为机,培育新合作增长点。

“正如我说的那样,上合组织拥有巨大的、尚未被开发的潜力。哈萨克斯坦对此非常感兴趣,我们与其他成员国的合作首先涉及经贸领域。”马季耶夫表示。

他认为,这也是中方强调建立联防联控机制的意义所在,这有助于缓解东盟一些国家“因为自己能力有限而产生的担忧”。

除了“手拉手”的照片外,当日的外长会还发表了《中国—东盟关于新冠肺炎问题特别外长会联合声明》。

“在疫情将中国人暂时封闭在家的时候,我们似乎从未如此真切地庆幸这些产业的强大”,陈凤英说,新业态使我们的日常生活得以正常延续,未来在中国将会继续成为机遇,同时也将给东盟一些国家的产业发展提供方向参考。

观察认为,这其中的“机遇”就包括数字经济、移动支付、物联物流、大数据业态的未来发展。

对此,东盟各国外长普遍表示,高度赞赏中方为抗击疫情采取的坚定举措,以及展现的公开透明和高度负责任态度。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形成包括国家领导人间的通话、会见,中国外交部向外国驻华使节通报情况、中国外交官主动发声、各管道即时发布数据的对外信息发声机制。主动与东盟国家召开外长会,成为这一积极做法的延续。

谈及数字经济和电子商务,马季耶夫分析认为,这是上合组织成员国未来合作的一个重要领域。哈萨克斯坦总理曾建议上合组织成立数字经济发展理事会。

“在国际社会少部分人企图用‘阴谋论’‘病夫论’对中国抗疫进行诋毁时,这次外长会成为一次身体力行凝聚共识、树立信心的举动。”许利平说,这就像柬埔寨首相洪森在疫情之初即访华一样,“传递出的信号是行胜于言的”。

关于哈萨克斯坦基于上合组织的合作,马季耶夫指出,现阶段,哈萨克斯坦与上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的合作首先集中在经贸领域。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认为,纵观东盟10国,虽然如新加坡等的卫生能力可能较强,但多数域内国家的公共卫生能力普遍偏弱,一旦大暴发疫情控制不到位,后果将不堪设想。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About The Author

kacga.com

Related Posts

No image

五大国资战投34亿元入局中车系混改或有更多关联A股公司浮出水面

No image

中车齐车集团保障出口订单生产及时交付

No image

北京拟规定咳嗽遮口鼻感冒戴口罩